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2014年水電行業新聞盤點 經濟進入“新常態”

2014年水電行業新聞盤點 經濟進入“新常態”

發布時間: 2015-07-22 17:12:41

        2014年,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速的下滑對於我國水電行業來講,影響深遠。


        2014年,水電行業無論在政策層麵,還是在大型項目投產方麵,抑或是在行業痼疾方麵,都有許多值得總結、深思之處。《中國能源報》水電版策劃製作了2014年水電行業新聞盤點,在本期(2015年第一期)刊發。


        一、水電項目審批權大力度下放


        20141031日,《國務院關於發布政府核準投資項目目錄(2014年本)的通知》下放了部分水電項目審批權:在跨界河流、跨省(區、市)河流上建設的單站總裝機容量50萬千瓦及以上水電站項目由國務院投資主管部門核準,其中單站總裝機容量300萬千瓦及以上或者涉及移民1萬人及以上的水電站項目由國務院核準;其餘水電站項目由地方政府核準。抽水蓄能電站由省級政府核準。


        點評:


        近年來,我國各行業審批權下放或取消力度空前。能源行業也不例外。其中,抽水蓄能電站核準權下放至省級政府,也與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的《關於完善抽水蓄能電站價格形成機製有關問題的通知》和《關於促進抽水蓄能電站健康有序發展有關問題的意見》,一並成為抽水蓄能電站行業2014年的三大利好政策。


        同時,由於在水電未來規劃中,容量超過300萬千瓦及移民超過1萬人及以上的水電項目已經不多,所以可以判定,此次下放力度相當之大。


        水電行業在“十二五”期間發展迅速,但是項目審批過程手續複雜、拖延時間長等問題一直是行業麵臨的突出問題,也為行業內各企業所詬病。審批權的下放無疑是對項目的“鬆綁”。


        但是,審批權的下放也帶來了一些新的問題。當前水電項目的核準,需要經過環保、國土、林業等多個部委的“點頭”,且各部委都有一票否決權。不可否認,這也是保證項目達到環境保護、水土保持等要求的重要方法。但是,隻有前麵所有部委一致通過之後,才能送到國家發展改革委進行最終的核準。如果單將最後這道程序下放至省級,這可能導致省級部門協調部委部門的局麵發生。同時,對於跨界河流和跨省市河流上的項目,該如何定義?是按站址算還是按照河流流域算?業內人士對此也提出了疑問。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當然也沒有一勞永逸的政策措施。需要能源主管部門及時修正。審批權的下放是水電行業的一大利好,作為水電企業,在抓住利好機會的同時,也應該把項目做好,科學有序發展,不要在牛市麵前把自己做空,不要在大好發展藍圖麵前給自己抹黑。


        二、兩部製電價激活抽蓄行業


        201473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關於完善抽水蓄能電站價格形成機製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電力市場形成前,抽水蓄能電站實行兩部製電價。其中,容量電價主要體現抽水蓄能電站提供備用、調頻、調相和黑啟動等輔助服務價值,按照彌補抽水蓄能電站固定成本及準許收益的原則核定;電量電價主要體現抽水蓄能電站通過抽發電量實現的調峰填穀效益,主要彌補抽水蓄能電站抽發電損耗等變動成本。


         點評:


        這是國家相關主管部門首次針對抽水蓄能電站行業獨立製定明確的電價形成機製。抽水蓄能電站在被冷落多年之後,迎來大規模建設機遇期。


        抽水蓄能電站是電網係統中的“蓄水池”——水多了的時候可以把水存下來,待水少了的時候拿來用。抽水蓄能電站是大型電網安全、高效運行的重要調節器,起到調峰、調頻、調相、黑啟動、事故備用等功能。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底,我國抽水蓄能電站投產容量已達2154.5萬千瓦,約占全國電力總裝機的1.7%。這一比重遠低於日本9%的占比,也低於大多數裝機容量在1億千瓦的國家。


        隨著我國電力裝機規模不斷增大,以及用電負荷和峰穀差持續加大,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愈發顯得重要,而我國也正在這方麵做出努力。根據國家能源局印發的《水電發展“十二五”規劃》,在“十二五”期間全國新開工抽水蓄能0.4億千瓦,到2015年抽水蓄能裝機達到0.3億千瓦,到2020年抽水蓄能裝機達到0.7億千瓦。201411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再次發布《關於促進抽水蓄能電站健康有序發展有關問題的意見》明確,到2025年,全國抽水蓄能電站總裝機容量達到約1億千瓦,占全國電力總裝機的比重達到4%左右。


        電價收益機製一直是羈絆抽水蓄能電站發展的重要因素。因為抽水蓄能電站運行抽4度電的水,隻能發出3度電,所以每發一度都意味著電網企業的成本增加,這也導致了當前抽水蓄能電站“能不用就不用”的局麵。兩部製電價的實施,被認為是理清這一矛盾的有效措施。


        但是,人們也應該清醒認識到,兩部製電價機製意味著電站盈利主要靠賺取抽發電價的差價,抽得越多、發得越多、賺得越多,這也可能導致“能多發就多發”的局麵。


        過猶不及。抽水蓄能電站運行管理工作,是其能夠發揮好作用的關鍵,不可不察。


        三、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啟動


        2014624日,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汪洋主持召開驗收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部署安排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他強調,要以對國家、對人民、對曆史高度負責的精神,依法、嚴格、科學、規範地組織開展竣工驗收,為進一步做好三峽後續工作、深化長江開發治理和長江經濟帶建設奠定堅實基礎。


        點評:


        從論證到建設,三峽工程從來都沒有缺少過關注。對於這樣一個巨型的跨世紀工程,再怎麽關注都不為過。科學的、理性的觀點碰撞,對於三峽工程有益。正如已故的潘家錚院士所說,對三峽工程貢獻最大的是其反對者,“正是他們的追問、疑問甚至是質問,逼著你把每個問題都弄得更清楚,方案做得更理想、更完整,質量一期比一期好。”


        20141214日,是三峽工程正式開工建設20周年紀念日。三峽工程具有防洪、發電、航運三大功能。從11年前開始蓄水發電,截至2014年底,三峽工程發電量已累計超過8000億度,通過貨物7億噸,防洪效益顯著。


        當前對三峽工程的質疑,並沒有因為其在防洪、發電、航運方麵的表現而減少。魚類洄遊、泥沙淤積、水庫誘發地震等問題,仍舊是三峽工程的爭議焦點。這種追問、疑問和質問對於運行中的三峽工程同樣是件好事。


        正如三峽船閘提前19年達到規劃運量,20年前開工的三峽工程如今麵對著迅速而劇烈的各種變化,一係列複雜而棘手的問題都可能發生。《百問三峽》一書告訴大发88国际,三峽大壩的壽命遠在百年以上。對於正在經曆整體竣工驗收的三峽工程來講,路才剛剛開始。為了三峽工程長久的安全穩定運行,需要人們給予三峽工程關注、質疑和監督。


        四、大型電站密集投產


        2014626日,我國第四大水電工程——糯紮渡水電站9台單機65萬千瓦機組全部投產。

        630日,我國第二大水電工程——溪洛渡水電站18台單機77萬千瓦機組全部投產。

        77日,我國第三大水電工程——向家壩水電站8台單機80萬千瓦機組全部投產。

        712日,我國第九大水電工程——錦屏一級水電站6台單機60萬千瓦機組全部投產。

        1129日,我國第六大水電工程——錦屏二級水電站8台單機60萬千瓦機組全部投產。至此,錦屏電站一、二級全部建成,共裝14台單機60萬千瓦。


        點評:

        無疑,2014年可以被定義為我國大型水電站的收獲之年。在裝機容量前十名的電站中,有一半在2014年實現全部機組投產。這5個大型電站均為我國“西電東送”的骨幹電源電站,對改善能源結構、保障能源安全意義重大。粗略算來,這5大電站每年將會提供1500億度清潔電力,占全國用電量的3%


        但5大電站的意義不止於此。在提供清潔電力的同時,5大電站的投產也奠定和鞏固了我國在水電建設領域的世界領先地位。其中,向家壩電站單機容量80萬千瓦的機組,為世界最大單機容量水電機組,對於我國水電設備的製造水平具有明顯的帶動效應。壩高305米的錦屏一級混凝土雙曲拱壩,為世界上已建的第一高壩;糯紮渡水電站的心牆堆石壩最大壩高261.5米,居同類壩型世界第三;溪洛渡水電站拱壩壩高285.5米。這些300米級大壩的建設,也將我國大壩建設推升至世界領先水平。同時,近年來我國眾多大型水電站的建設,也為我國培養了一批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管理人員、科研人員,為水電的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堅實的人才保障。二十一世紀最貴的是什麽?是人才。


        五、西藏跨入水電大規模開發時代


        20141123日,西藏自治區“十一五”和“十二五”規劃重點能源項目,藏木水電站首台機組正式投產發電。藏木水電站是西藏電力史上第一座大型水電站,電站裝機51萬千瓦。該水電站位於雅魯藏布江中遊,壩高116米,正常蓄水位3310米,是目前在建的世界最高海拔的大型水電站,也是雅魯藏布江幹流上的第一座水電站、第一座百米高壩。


        點評:


        裝機容量51萬千瓦的電站,與上述溪洛渡、向家壩、糯紮渡、鏡屏一二級等大電站相比,顯得小了太多。如果按照裝機容量排名,藏木水電站在我國都排不進前100名。但是,小鑰匙開大門。藏木水電站51萬千瓦的裝機,就是西藏水電大規模開發的探路者和開拓者,這把“鑰匙”開啟的是一個巨型的水電富礦。


        西藏水電資源理論蘊藏量2億千瓦,在全國各省區市中排名第一。西藏人口隻有300萬,人均理論蘊藏量達到60千瓦,是全國平均水平的60倍。此前西藏水電開發隻有80萬千瓦,可謂冰山一小角。


        目前西藏電力市場規模很小,總裝機剛剛超過100萬千瓦。藏木水電站設計裝6台單機容量8.5萬千瓦的機組,原因之一便是更大容量的機組,任意一台出現故障都可能危及到西藏中部整個電網的安全。受區內電力市場規模限製,西藏水電開發定位為外送。藏木水電站的開發,不僅能緩解枯水期西藏的電力短缺問題,在明年豐水期也將開啟“藏電外送”的曆史。


        隨著西南部地區水電已開發比例的不斷提高,作為我國“西電東送”的能源接續基地,西藏水電大規模開發也已提上日程。“十三五”期間,西藏將再開工一批外送電源,期望投產和在建裝機容量不低於3000萬千瓦。西藏水電開發即將進入新紀元。


        西藏水電的開發,總有兩個問題繞不開,一是環保,二是電價。環保是西藏水電開發的底線,在生態環境相對脆弱的高原地區做好環保工作,需要更多的投入和技術支撐。電價決定著電站的經濟性,也能左右西藏水電的未來。受交通不便、運距遠、設備降效等因素影響,西藏水電站建設成本相對較高,其度電開發成本目前甚至高於內地各省區市的火電脫硫標杆電價。所以,環保和電價將成為西藏水電開發繞不開的兩道坎。


        六、西南水電棄水量大增


        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底,四川水電棄水已達到100億千瓦時,為近4年來最多;2014年雲南棄水數據則在200億千瓦時左右,其2013年棄水便已超過100億千瓦時。


        點評:


        水電作為清潔能源,浪費了實在可惜。問題出在電網還是電源?還是應該各打五十大板?


        近年來,我國西南部地區水電棄水問題突出,動輒上百億千瓦時的清潔電力就被棄掉。一方麵,大发88国际在各個行業節能改造、提高能效,另一方麵,卻有大量的能源白白浪費。這種事情連年出現,讓人費解又遺憾。


        今年四川水電棄水量之所以創新高,一方麵是經濟增速下滑,導致電量需求增速劇烈下降。其中,四川“十二五”規劃中的電力需求年均增速高達13%,但前三年平均增速隻有8%2014年估計隻有4%多一點。規劃與現實之間的差距之大,助長了棄水之勢。另一方麵,川內水電無法再搭外送通道的便車。四川部分水電裝機在規劃之初便定位在四川當地消納,前幾年豐水期間,富餘的電力可以借道向家壩、錦屏等“西電東送”線路出川,但是隨著今年向家壩、錦屏等電站的全部投產,原本可以搭便車的通道空間也所剩無幾,這也導致了棄水的增加。


        從雲南情況來看,棄水的存在,一方麵緣於廠網配置不協調、電力調度不合理;另一方麵,也有地方政府存在利益糾纏的原因,從中作梗。從這麽多原因中找出主要矛盾,並尋求解決之道,固然有其困難,但這正是需要能源主觀部門站出來的時候,從中斡旋、協調,以提高水電開發利用效率。連年的棄水,傷害了電廠的利益,對於整個節能減排工作無益,也透支著相關政府主管部門的威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西藏水電的大規模開發,數量可觀的西藏電力將通過青藏、川藏和滇藏聯網送入內地。如何讓西藏電力順利跨過水電原本充裕的西南地區,茲事體大,值得未雨綢繆。


        七、《水工設計手冊》(第2版)出版


        2014125日,《水工設計手冊》(第2版)出版。該手冊修編曆時6年多,共11卷、65章、1400多萬字、6900多幅插圖,新增的《述評紀實卷》也將於近期出版發行。此次《手冊》(第2版)修編陣容強大,包括4家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3所重點高等學校、15個資質優秀的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院(公司)等單位的數百位專家、學者和技術骨幹參與;其中,13名為院士,參與單位26家、專家500多位。


        點評:

        盛世修書。


        當前的水電行業可謂盛世。回看過去,恰如上麵所總結的,經過多年的建設,我國前十大水電站中有5個在2014年全部投產;展望未來,到2020年水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4.2億千瓦,也就是說,在未來五六年時間內,水電裝機容量將增加1.3億千瓦。20146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專題研究我國能源安全戰略,強調要推動能源供給革命,大力發展非煤能源,建立多元能源供給體係。可以說,我國水利水電行業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期。


        第一版《手冊》1983年出版以來,在指導水利水電工程設計、培養水工技術和管理人才、提高水利水電工程建設水平等方麵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正如水利部部長陳雷所講,30多年來,我國經濟社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水利事業進入了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可持續發展水利加快轉變的新階段,治水思路發生深刻變化,水工設計需求、理念、方法、手段和標準不斷完善。此時《手冊》(第2版)全麵編修出版,可謂恰逢其時。


        書是人類傳播知識的重要工具。該書是對於30年間我國水利水電行業的經驗總結,也是我國30年水工建設智慧的結晶。對於未來水利水電設計工作,必將起到基礎、引導、示範和支撐作用。水利水電行業的知識,值得積累與傳承下去。